大浪淘沙,沉者为金;风卷残云,“剩”者为王。

近些年来,在高额补贴的催热下,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长势头非常强劲。从2011年仅0.82万辆的销量,到2017年增长到77.7万辆。另外,中汽协的最新汽车市场销售数据显示,今年8月,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0.1万辆,同比增长49.5%,高于7月份47.7%的增速。如此快速增长的背后,必然是有着潜力巨大的市场在支撑着。

目前,中国已经迅速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的第一大市场。许多业界人士更是认为2018年是新能源汽车爆发的元年,为了获得更多资本加持,许多新能源车企已经领先一步登陆上市。

例如,9月12日,自诩为“中国特斯拉”的蔚来汽车成功赴美IPO,成为中国新造车第一股。无独有偶,9月27日,北汽新能源借壳SST前锋以“北汽蓝谷”名义在A股上市,成为中国新能源整车第一股。蔚来成为了新能源车企“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北汽新能源也紧随其后。

“敢吃螃蟹”的蔚来、北汽新能源命运几何?

成功上市,对于蔚来、北汽新能源来说,这是一个颇受万众瞩目的新起点,只不过这个新起点从一开始便时运不济,“跌跌”不休。

蔚来在上市当天即遭破发,上市将近一个多月来股价上演“过山车”。据了解,自9月12日蔚来汽车以每股6.26美元发行价登陆纽交所,IPO首日开盘价6美元,较发行价下跌4.15%,一度跌超10%至5.93美元,午盘重返发行价,收涨5.4%,报6.60美元。到了第二个交易日,股价却一路飙升,一度涨至13.8美元/股,当天暴涨75.76%,达到11.60美元/股,引发市场极大关注。

但巅峰时刻很短暂,从9月14号以及往后的几天,蔚来股价便直线下降,被打回了“原形”。在此后的二十多个交易日中,蔚来汽车股价不断波动并维持下跌趋势,犹如过山车。至美国时间10月8日收盘时,股价仅报6.04美元/股,这一价格已多日低于公司发行价的6.26美元/股,与最高点相比出现了“腰斩”的情况。从13.8美元跌至5.93美元,市值最高蒸发80.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57亿元。

如此看来,跌跌不休的股价,蔚来的“未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乐观。

与蔚来同为难兄难弟的北汽新能源境遇似乎更惨。北汽新能源在借壳上市当天便遭遇重创,股价持续下跌,使北汽新能源在交易的过程中不得不临时停牌两次。9月27日,北汽新能源开盘价为14.66元,然而开盘即下跌2.59%,随后股价持续下跌至12.36%,在09时30分遭遇临时停牌,10时起复牌后股价依然未见上涨,下跌至23.59%后遭遇首日第二次停牌。开盘首日最后收盘时,北汽新能源的股价已从开盘时的14.66元跌至9.50元,跌幅高达36.88%,市值蒸发186亿元。

北汽新能源上市十余日以来,股价也和蔚来一样,出现了持续波动的情况。10月9号之前,股价保持小幅上升的趋势,9号股价涨至11.70元/每股,但之后股价便呈现下降的趋势,截止10月10号收盘时,股价跌至11.03元/每股,跌幅达5.73%。

蔚来、北汽新能源上市之后的命运一波三折,他们从最开始的满怀期待,到被资本无情地浇下一盆冷冷的水,才体会到现实的骨感。

上市遭资本看空背后:新能源汽车行业寒冬已至

从蔚来、北汽新能源上市便遭遇资本看空的现象中,其实是释放出了一个重要的信号,那就是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寒冬已经悄然而至,主要从两个方面体现。

其一,新能源补贴递减,致车企盈利下滑。据悉,国家对续航里程低的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力度已逐渐有所收缩;对续航里程高的新能源汽车则加大补贴力度,然而好景并不长,到了2020年,新能源汽车补贴将全面退坡。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逐渐“断奶”,致使许多新能源车企盈利持续下滑。

江淮汽车方面称,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这一主要原因,引起了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在今年上半年明显下降。江淮汽车在8月份发布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营业收入237.45亿元,同比减少6.2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3亿元,同比减少52.58%,扣非后净利润亏损4.37亿元,每股收益为0.09元。

中通客车方面也表示,由于上半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递减,客车销量下滑,给企业的短期盈利带来较大冲击。中通客车业绩预告显示,上半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2700万元—330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6156.76万元下降56.15%—46.4%。

除了江淮、中通客车外,比亚迪、海马汽车、安凯客车的利润均同比下降。另外,据相关人士对已经公布了半年报业绩预告的30余家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公司进行了统计,在30家企业中,有16家净利润预报减少。补贴“断崖式”下降引发的“蝴蝶效应”已经开始显现,新能源车企盈利“红灯”频亮。

再者,除了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出现变动,国家在2017年9月份开始对车企实行双积分政策,对车企油耗水平和新能源汽车产量进行严格要求。因此,许多新能源车企需要进行相关调整,处境并不乐观。

其二,竞争激烈,市场淘汰赛将加剧。新能源车企“亮红灯”只是一个开始,随着宏观经济增长放缓,新能源汽车增长速度可能也会有所放缓甚至下降。反观市场竞争的愈演愈烈,淘汰赛正在进行。据悉,恒屹新能源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因资金短缺,致使公司经营管理严重困难,无法正常支付员工工资等各项费用,同时公司也无法继续开展经营活动,公司面临倒闭窘境。

而在淘汰赛中,最先受淘汰危机影响的则是一些没有造车资质的企业。

今年9月,工信部官网发布了《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第1批)》企业清单。根据通知,共有30家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因停产12个月及以上未生产新能源产品,进入工信部特别公示清单,名单覆盖乘用车和商用车领域,包含华晨汽车、哈飞汽车、广汽本田等。据悉,相关企业再次生产需要重新经过工信部核查,如果未能通过核查,工信部将责令其停止生产、销售活动,这些企业将会被驱逐出市场。

另外,众多汽车外企也将向中国市场进一步发力,中国新能源车企的处境将会越来越艰难。据业内人士统计,在2025年之前,仅大众、福特、日产、奔驰、宝马这五个跨国品牌就将有141款新能源汽车投放中国市场,中国本土新能源汽车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总的来看,新能源汽车市场遇冷,给车企提出了不少的难题,许多车企坐立难安,它们纷纷希望能寻找到解决问题的“捷径”。

新能源车企想“救命”还是得靠己

那么,新能源车企如何寻找到解决问题的“捷径”?很多车企都不约而同地认为,最快的“捷径”,无非就是获得更多的资金。

主要是因为造车一直很烧钱,没有足够的资本很难走下去。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表示,没有200亿元最好别想造车。然而,据悉,目前为止,蔚来已完成五次融资,共获得150亿元融资额,并没有达到李斌所说的200亿元。

而且,据搜狐新闻报道:“过去两年半,蔚来汽车收入不足5000万元,净亏损超过109亿元”。因此,此次蔚来IPO其实就是为了获得融资继续烧钱。北汽新能源盈利能力同样堪忧,借壳上市也是为了获得融资。此外,大众集团、戴姆勒集团、沃尔沃等也正在准备上市。近来众多车企扎堆上市,可以看出,上市似乎成为了车企之间解决钱荒焦虑的最快办法。

但并非任何车企都可以上市,据企业上市相关规定,其中的一个条件是企业必须连续三年盈利。仅这一个条件,就把众多车企拒之门外。据了解,北汽新能源其实并没有达到连续三年盈利这个要求,因此,北汽新能源不得不借壳S蓝谷上市。

当然,在市场中竞争力不强的新能源车企,上市需谨慎,上市也并非车企唯一的“救命稻草”,新能源车企最主要是要先踏踏实实提高自我,并具备一定实力,增加盈利能力,自然会有投资者主动找上门合作。新能源车企可以从两方面提升实力。

一方面,提高量产。目前,新能源车企在造车过程中,面对最大的阻碍就是量产交付问题,即使是作为新造车标杆的特斯拉,距最初IPO已有八年之久,至今也没能顺利逃脱量产交付的魔咒。再观近几天由贾跃亭创立的新能源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与恒大出现的协议纠纷,据了解,造成出现协议纠纷的原因是Faraday Future没能实现量产,因而恒大拒绝继续追加投资。因此,新能源车企只有把量产这个世纪难题解决了,企业才会走得更远。

新能源车企可以通过对目标客户进行数据分析,了解市场消费需求,然后在研发设计、质量等方面进行创新,开发出符合市场消费趋势的车型。如此,量产自然会有所提高,盈利能力才会上升,企业走出困境指日可待。

另一方面,提核心技术竞争力。随着市场竞争愈加残酷,竞争力强的新能源车企才会有可能存活更久。所以,企业可以投入多一些资金在专业技术人才培养上,提高技术研发能力,企业方能具备核心技术竞争力,才能提高在市场中的地位。

总而言之,大浪淘沙,沉者为金;风卷残云,“剩”者为王。新能源车企只有不断强化自我,提高盈利能力,才能保证自己有钱可烧,也能更容易获得资本的青睐。无论是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还是竞争加剧,新能源车企经得住市场大风大浪的洗涤,就是最好的“救命稻草”。

本文首发杉车网,公众号ID:sanchewang

大发888娱乐城-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