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东小县城邹平,鲁M88888的奔驰S65来了,山东首富张士平也就到了。在2017年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中,张士平以650亿元的身家蝉联“山东首富”的宝座。首富的日子也不太平,近日,张士平作为实控人的中国宏桥(01378.HK)再次被机构做空,一场反击战已然打响。

四点质疑

31日,全球最大的铝生产商中国宏桥(01378.HK)被做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指控财务造假,股价由开盘时的7.8港元跌至7.15港元,下跌8.3%,中国宏桥在31日上午1053紧急停牌。

图片来自中国宏桥3月1日公告

其实,Emerson Analytics曾先后做空6只港股,这次,又将目光聚集到了张士平控股的中国宏桥上。在228日发布的报告中,Emerson Analytics在净利润、成本和负债等财务角度质疑中国宏桥财务造假,甚至直接指出,其股票价格仅值3.1港元,不到其当时股价的一半。Emerson Analytics共提出了4点质疑:

质疑一:净利润。中国宏桥2007年至2009年净利润与同业相当,2010年时,当其同业利润率还在单位数上挣扎时,中国宏桥的利润却急剧上升27.7%。在随后的几年中,中国宏桥报告的利润率远远高于同业。

质疑二:发电成本。中国宏桥的成功并不是基于使用自供电的基础之上,因为其同行也有自备电厂。该机构通过详细了解中国虹桥的数据,与其前员工谈话,以及凭借行业咨询公司的数据,表明其发电的真实成本比其对外宣称的高出40%

质疑三:煤炭成本。令人惊奇的是,20101-3季度,当煤炭价格上涨23%时,中国虹桥自行供电的单位成本却下降了33%。此外,除了在2010 – 2015年期间漏报117亿元人民币的自备发电成本外,中国虹桥还以低于成本价通过向独立第三方购买电力,从而获得19亿元的补贴。

质疑四:负债Emerson Analytics表示,中国宏桥这种欺诈行为已不具有可持续性,因为其债务已高达539亿元人民币,占股权的149%。该机构认为,中国宏桥多年来通过财务造假,以及骗取相关补贴隐藏了约216亿人民币的成本。该机构估计,其实际利润率不到其对外宣称的一半,并且股票价值仅值3.1港元。

中国宏桥于是在36日发布公告,称Emerson Analytics发布做空报告为无理恶意指控,欲破坏中国宏桥的声誉、操纵公司股份价格及故意打击市场,恶意竞争,并宣布于37日起复牌。

图片来自中国宏桥3月6日公告

复牌之后中国宏桥的股价虽然一度跌至6.66港元/股,但随后上扬,随后的几天,一直在7港元/股左右徘徊,并且在320日,中国宏桥向中信信惠配发新股,引入强援。

图片来自中国宏桥3月20日公告

除此之外,从沪港通和深港通的数据可以看出,这段时间内,同样有着大量内地资金流入护盘,这些资金无疑对股价的企稳发挥了重要作用,对于这些资金的来源,野马财经试图联系中国宏桥方面,但无人接听电话。

其实,这也并不是张士平和Emerson Analytics第一次交手,早在2011年,Emerson Analytics就曾发布过对中国宏桥的做空报告,质疑的内容基本上相同。在201612月,亦有机构对中国宏桥的盈利模式提出过质疑,不过股价最终同样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山东首富的财富绝响

生于邹平,长于邹平,张士平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山东这个小县城。

据说,张士平年轻时候先是进了位于镇上的县属第五油棉厂,工作是扛棉包,一袋一百斤的棉包,每天扛几十袋。

后来他被老厂长看好,提拔为厂里消防队的队长,而后又被提拔为车间主任,副厂长。1981年其人生中的重要转折点到来,张士平成为邹平县供销联合社全资拥有的第五油棉厂厂长。

据邹平知情人士向野马财经透露:张士平是个胆大的人,做事情雷厉风行。在1994年张士平担任魏桥棉纺织厂厂长的时候,棉纺织行业并不景气,供过于求,国家要求缩减生产规模,但张士平并没有这么做,魏桥棉纺织厂在五年时间里反而加大了生产,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90年代集体所有制改制成为民营企业的浪潮中,张士平于1998年收购巨亏的国企滨州一棉,同时也开始了整顿,张士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时最简单的要求就是按时上下班,不然就扣钱,并在日常运营中做了更为具体和严格的规定,“这让一些老员工受不了”。

铁腕治理最终效果斐然,滨州一棉起死回生,利润和税收都呈增长趋势。

1998年,魏桥棉纺织厂改组为魏桥纺织集团,2003年更名为魏桥创业集团。

除了起家的纺织业,张士平的财富还来自铝业和发电。张士平更是以“电改斗士”闻名,由于其企业用电量大,当地电网无法满足企业生产需求,张士平走上了自建电厂、孤网运行之路,事后他说“至少再也没有停过电”。

如今的张士平还是带着山东首富光环,张士平家族将财富的触角伸到纺织、铝业和发电三大行业,2003年更名之后的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有滨州魏桥铝业科技有限公司、魏桥纺织股份有限公司、邹平县宏创热电有限公司等22家公司。

据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张士平主要持股的上市公司有中国宏桥、魏桥纺织(02698.HK)和才收购股份不久的*ST鲁丰(002379),仅以这些公司市值及持股比例计算,张士平家族的财富就达到了426.49亿元人民币。

家天下治公司

张士平治理公司,家天下的作风十分明显,表亲、堂亲以及八竿子才打得着的亲戚都在公司担任中高层职务,毫不避讳。

同时,张士平育有一子二女,并且都在公司中担任重要职位。儿子张波为中国宏桥的执行董事,主管铝业和电力;大女儿张红霞担任魏桥创业集团董事,主管纺织;小女儿张艳红也在魏桥创业集团董事局中任职。

虽然是家族式管理,但是公司业绩尚可。中国宏桥2016年中报显示,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2.63%,净利润同比增长20.65%

有人说,张士平的起家是平地一声雷,惊醒了很多人。不过,也有人说,张士平只是顺应了时势,财富帝国才得以创造,但很重要的一点是,张士平始终认为,一切都是由市场决定。

时代已不同,第二个“张士平”还会出现吗?

大发888娱乐城-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