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风险备付金真的没了,这种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违约处理方式随着北京监管部门下发的整改意见彻底走进了废纸篓。之前还有传闻,监管部门否定的是利用风险备付金做保本保息宣传,悬着的心刚刚放进肚子里,谁又料风云突变。其他地区虽然还没有出整改意见,但预计会与北京保持一致,否则就会存在套利空间,导致不公平竞争出现。

 

对政府来说,这是个安全的政策选择。

 

红岭周世平喜欢自曝家丑,2015年的时候在自家论坛发帖,说核销坏账总额预计5亿,你们想想,自己能不受坏账影响,本息安全回笼,靠的不就是平台垫付,这种无限刚兑模式本质上是一种延缓危机的手段,受此影响,红岭盈利状况并不理想,2016年亏损5000万,我怎么知道的?也是老周自曝的。无限刚兑模式的平台通过自损利润的办法来处理投资人损失,平台是隔离墙,危机在自己身上爆开,投资人被隔离在杀伤范围以外,可随着一次次爆破,墙一旦承受不住了,就会砸向原本被保护的人群,债务问题秒变群体性事件,e租宝殷鉴犹在。

 

在政府的决策目标里,对社会稳定的需求从来是没有轻重缓急之分的,只有重要和更重要两种。经济发展固然关系民生,但绝不能凌驾于社会稳定之上。所以政府容不得平台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这太容易制造麻烦了。

 

折中方案也未获政府应允。风险备用金把无限刚兑的无限责任变成了可控的有限责任,虽然本质上还是通过自损利润来弥补投资人损失,但需要支出的钱变得更有计划性,至少不会拖垮平台,伤及吃瓜群众。但政府是有远见的,稍加思索(甚至都不用想)便找到了这种模式可能累及政府的情况,那就是自融以做大备付金账户的冲动。一些平台风控实力不足,坏账率偏高,风险备付金账户里的钱越来越少,备付金余额本身就反应该平台的盈利与风控能力,所以为了不让投资人对自己的经营水平产生质疑,向备付金账户充值就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不用往好的方面想,就是自融充值,这当然会增大平台系统性风险,群体性事件还是不可避免,所以还是不安全。

 

不如就割了吧,这样最安全。自先秦开始,我们的领导人就比较成功地解决了“后院起火”问题,不需要设计复杂规则,不需要搜寻奇技淫巧,事实上以当时的技术条件也很难真正避免妃嫔出墙,他们采取了成本最低也最有效的法子——在后宫,只允许皇帝有雄性生殖器,其他人都不能有,割了最安全。

 

是的,割了最安全,古老的政治智慧在今天焕发出新的光彩。

 

网贷平台作为纯粹的信息中介,不承担任何兑付责任,所有子弹全部当即引爆,不允许平台做缓冲,除了政府安全之外,网贷平台不得不提高风控能力,避免爆炸声连绵不绝,吓坏投资人就麻烦了,更多地借款人的借贷需求将不会被满足,风控能力成了至关重要的竞争变量,一些平台会笑出声,另一些当然也会笑,含笑九泉。

 

这刀不挨成吗?之前我说过,风险备付金看似简单,实则复杂,一个优秀的风险备付金设计至少要包含三个原则,第一个就是资金来源只能是利润计提,不允许股东增资,这是为了控制来源,第二就是该账户必须托管,计提及赔付只能通过银行划扣,这是监督,第三允许平台利用风险备付金购买银行保本理财产品,且收益归平台所有。但在取缔风险备付金之后这些设想都没有用了。

 

和风险备付金说再见之后,平台该怎么满足借款人对安全性的需求呢?一种是和保险公司合作,推出履约保证保险。不过小平台要实现这一点难度比存管只大不小,这就意味着大平台会在取缔风险备付金之后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小平台完成阶级跃升将会越来越困难,降息之路愈发坎坷,阶级开始固化。另一种比较黑暗,平台代违约借款人还钱,不要惊讶,一定会有无良平台这么做的,对客户风险的保障从地上转入到地下,风险不受控,危机更隐蔽,这显然是一种倒退。

 

其他地区若跟从,这一政策变动把风控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

大发888娱乐城-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