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资金匮乏、品牌衰减、亏损不止的乐视手机生态梦,是否会从此走向幻灭?

“酷派和乐视是两个公司,不了解乐视的经营,乐视公司的资金情况对酷派没有什么影响”,很难理解这句话是出自酷派CEO刘江峰之口。在日前举办的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刘江峰如是回应了外界对乐视资金危机是否会对酷派产生影响的质疑。

当这句话被众多媒体纷纷转载时,懂懂笔记仔细查阅了一下酷派集团董事会成员的组成,刘江峰表示的“不了解”和“没有影响”似乎有些站不住脚了。根据酷派(HK2369)3月20日发布的董事名单及其职责与职能公告显示,集团执行董事共计6人,独立非执行董事3人,执行董事贾跃亭(主席)、蒋超(副主席)、刘弘、刘江峰(首席执行官)、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以及张巍。其中,张巍是于2015年加入乐视,并负责乐视的财务管理事物,及促进生态业务发展及投资规划管理。他被委任为酷派集团执行董事是在3月20日当天。

熟悉酷派的人想必都能看出,这份名单中的执行董事除蒋超一人是原酷派老将,其他五位均来自乐视。也就是说,酷派的核心管理层基本由乐视系组成,更与乐视有着牢不可破的血脉联系。那么,刘江峰博鳌亚洲论坛上的这句话,或许更多的是在表达一种愿望,而非事实。

想必很多人看到刘江峰的话语都会和懂懂笔记一样产生疑惑,为什么他要这么说?似乎着急要跟乐视撇清关系?带着这样的疑问,懂懂笔记联系到酷派方面,对方回应称我们的疑问“最适合江峰总回答,只是不巧江峰总时间安排不开无法给出回复。”

如今的酷派

时间有着神奇的魔力,2012年到2016年,历经4年稳步提升的华为,以1.39亿部全球出货量成为国产手机厂商的王者。然而,同样的时间却赋予了酷派完全相反的命运。酷派从当年国内手机厂商第三名,一步步跌出前五,到2016年勉强留在前十。

智能手机市场向来是变化莫测,大多数手机厂商也都经历过起伏。不过,像酷派一样遭遇如此巨大落差的却为数不多。2015年酷派在全球市场份额已经不足4%,2016年的数据在此基础上又有了较大幅度的下滑。根据第三方机构Counterpoint数据,酷派智能手机全球市场份额去年同比增长为-44%。由此可见,酷派目前在手机行业的市场份额已是微乎其微。

与市场份额降低、出货量减少如影随形的,是酷派营收的减少。根据酷派2015年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酷派集团营收146.68亿港元,较2014年的249亿港元下滑41.1%。去年全球手机市场竞争最为激烈、波动最为明显,个别厂商出货量明显出现下滑。而酷派2016年更是遭遇滑铁卢,其2016年中期财报显示,截止6月30日止营收为52.77亿港元,同比下滑39.9%;报告期内录得盈转亏损为20.53亿港元,同比下滑了173%。

可想而知,2016年对于酷派来说无疑是最艰难的一年,不仅在严重亏损的情况下夹缝求生,还经历了高层换血的“大手术”。

2016年6月,乐视在原有18%酷派股份的基础上,二次增持酷派股份至28.9%。自此,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酷派也成了乐视的控股子公司。酷派也因此迎来了长达数月的“自我革新”。

最直接的变化是,贾跃亭接替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成为酷派集团董事长兼执行董事主席,但这并不是乐视对酷派进行重构的全部。真正的换血,是从刘江峰被任命为酷派CEO正式开始的。2016年8月16日,刘江峰正式成为酷派CEO,跟随他来到酷派的还有一众华为荣耀的前员工,基本接管了酷派原高层的大部分工作。

懂懂笔记曾在《此酷派非比酷派 换血之后灵魂不再》一文中,详细地梳理了酷派老臣出走的来龙去脉。虽然这些老臣不认为自己是被清洗,但刘江峰在2017年1月接受采访时毫不讳言:“换血,大换血,管理层换了一半多。”

今年3月1日,原酷派总裁李斌正式辞去酷派执行董事,彻底离开酷派。至此,酷派的大换血基本完成,可以说,现如今的酷派,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酷派,而是乐视旗下的新酷派。

艰难的转型

无论是由内而外,还是从外向内,酷派的转型已是迫在眉睫。

实际上,自从刘江峰进入酷派后这半年多时间,不止一次说过酷派需要转型,“酷派一定要转型改造,此前酷派过多面临运营商市场,我到来之后主要将把酷派转向互联网市场从B2B、政商市场向消费者导向的公开市场转型,借力乐视生态突围”。

转型的最重要的目标就是活下来,最好还能盈利。诚然,酷派目前的状况不容乐观,2016年全年亏损数额究竟有多少外界暂时无从得知。但是,亏损仍是可以预见的,酷派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扭亏。

还记得刘江峰加入酷派后的第一款产品cool 1 发布当天,他曾发布朋友圈称要“改变世界”。也许是故人相见,分外“眼红”,余承东评论回应称,“现在每个人动不动就说改变世界,改变世界并不易,还是从改变自己做起吧”。

转眼,刘江峰担任酷派CEO已经近8个月,此前他所说的转型,如今又进行到什么程度?“我更多是从组织、文化、到整个的流程,特别是产品和营销层面,更多的把人的调整、组织的调整到产品,进行重新梳理,包括营销渠道的重新构建、品牌的重新定位,这些都是我们这七八个月一直在做的。”刘江峰这样表示。

但目前为止,外界并没有看到酷派有很明显的转变,对于这一点,刘江峰释疑称:“最大的改造可能还是文化上的改造,以前郭老板在的时候更加强调技术导向,这些文化中好的我们继承。不过现在发展越来越快,要让效率提高,发挥每一个员工的积极性,需要去构建一个更开放、更包容、更快速的文化。说起来简单,但文化是个虚的东西,最终的结果坦率说目前还在进行中。”

作为一名手机行业的老兵,刘江峰曾一手打造了荣耀品牌,并把销量做到了第1年2000万部的成绩。因此,行业内对刘江峰的评价一直很高。但刘江峰清楚地知道,如今操刀酷派的转型与当年打造荣耀截然不同,“在荣耀花一半的精力就行了,现在都是洪荒之力了。很多年都没这么亚历山大了。”刘江峰曾这样表达自己在酷派转型中所面对的压力。

不能否认,刘江峰在华为时期的表现能证明他的能力,但那个能力对应的是当时的平台。如今正处于艰难转型的酷派,能给刘江峰提供的舞台完全不能与华为相比。刘江峰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强调:“这边你从策略到执行,到后面的好多事都要自己干,还要找钱,还要建平台,搭组织、人员,新平台的整合,新产品的研发方向,都是新的。你看我们这些产品的设计,到明年都是完全新的,要深度地参与到里面去。”

由此可见,酷派的转型远未结束,它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和运气。

乐视手机帝国的幻灭

乐视将酷派纳入麾下后,组成了乐视、酷派、ivvi等多个品牌的手机帝国。乐视方面在入主酷派时曾表示,与酷派的战略、人力、技术、品牌、产品、专利、渠道、全球化等资源的整合会进一步加快,乐视+酷派的生态战队,也会在未来推动手机行业真正进入生态时代。

懂懂笔记对贾跃亭“用未来定义未来,乐视+酷派,希望一两年内能够实现年销量破1亿台生态手机”的豪言壮语至今记忆犹新。但现实却狠狠地来了一次打脸,乐视手机与酷派目前的销售状况令人堪忧。

据了解,乐视在2016年推出了乐Pro3、乐Max2等多款“明星爆品”,但从乐视官方数据显示,乐视2016年所有型号手机总销量,也只在2000万部上下,市场份额徘徊在前十的边缘。在这种情况下,贾跃亭所设定的乐视+酷派1亿的销量目标,恐怕很难实现。

更何况,2016年8月,乐视手机供应链出现资金问题,成为乐视危机推翻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据懂懂笔记不完全统计,乐视手机出现账款问题的供应商及代理商约有数十家,涉及的货款金额约有数十亿元,其中部分已逾期。2016年11月6日,贾跃亭发公开信承认资金链问题,这一举动非但没有收到好的反应,反而让供应商愈发担心,更有豪声电子因乐视拖欠5000余万账款给其递了一纸诉状。

种种危机,给乐视手机的未来增添了更多不确定因素。产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认为,乐视手机和乐视汽车是引发乐视“危机”的罪魁祸首。这种看法,与乐视一直倡导的硬件不赚钱有很大关系,因为这种战略,乐视手机基本是赔本赚吆喝,无法通过自身的造血来良性发展。

幸运的是,今年1月贾跃亭拿到了晋商老乡孙宏斌的168亿元投资,终于可以暂缓乐视的燃眉之急。但是耐人寻味的是,孙宏斌却表示手机业务应该砍掉。“乐视手机销量太大,一年2000万台,每台亏损100元就是20亿,亏200元就是40亿,它亏这个钱压力比较大。”孙宏斌的12博,很可能成为影响乐视手机存亡的关键。

情急生变,乐视好像找到了解决手机供应链危机的“妙招”。最近,乐视采取了“债主变股东利益捆绑模式”来挽救亏损业务。乐视网2月14日发布公告称,引入汕尾信利电子7.2亿元资金,增资完成后,信利电子将成为乐视致新第五大股东,持有股份占比为2.3438%。在2017年1月初国内媒体的报道中,手机产业链上遭遇乐视欠款的供应商包括瑞声科技(02018.HK)、仁宝电脑(2324.TW)、信利国际(00732.HK),而信利国际的全资附属公司就是信利电子。似乎“债主变股东”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乐视手机业务的资金问题。

遗憾的是,即便如此乐视整体仍处在资金链的漩涡中,而同生态下的酷派也不好过。业内人士认为,解决手机销量下滑、营收下降的困境,是酷派当初引进乐视股份、加入乐视生态的主要原因之一。未曾想到,乐视对酷派不但没能达到锦上添花,其资金链“危机”反而连累酷派雪上加霜。

最明显的反作用力体现在酷派的股价上。酷派股价一年多来一直比较稳定,虽然一直呈现下滑趋势,但没有较大跌幅。但这种局面在2016年12月7日被打破,当天酷派股价跌幅达到16.25%,以0.67港元创公司4年来最低值。当时有证券行业人士认为,导致这一结果是因为酷派大股东乐视旗下乐视体育裁员的消息被曝出。

不仅如此,2016年酷派已经发布了两次亏损预警,11月底酷派集团公告显示:预期公司截止12月31日的2016年年度业绩将亏损30亿港元。在去年12月2日,尚未从麻烦中脱身的酷派将原来旗下高端品牌ivvi的80%股权,以2.72亿人民币出售给了超多维。酷派方面给出的解释是,这样一来可以更加聚焦在酷派品牌的产品上。

可以说,乐视手机生态已经失去ivvi,只剩乐视和酷派两个品牌。而刘江峰关于酷派跟乐视是两个公司的言论,看似合理、又给人无限遐想,不知这是否意味着酷派欲挣脱乐视的控制和影响。仅从酷派的经营现状来看,乐视企图通过酷派手机销量获得可观生态用户基数的愿望,短期内很难实现。

资金匮乏、品牌衰减、亏损不止的乐视手机生态梦,是否会从此走向幻灭?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大发888娱乐城~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12博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两本畅销书的作者。

大发888娱乐城-科技创新媒体